殷墟花園莊東地甲骨的仆人「子」是誰[蔡哲茂]

颁发于2017年-1月-6日  0条批评 

殷墟花園莊東地甲骨的仆人「子」是誰

中心学习院歷史語言学习所 蔡哲茂

媒介

殷墟花園莊東地甲骨總共发布561片甲骨,此中有不少全龜或半龜的甲骨,該指甲骨見有大批關於「子」的活動。由於這批甲骨屬於非王卜辭,關於「子」的身份和王卜辭中的誰,便引发良多學者的猜測,本文也試用一些觀點,對「子」的身份,進行推測

一、 「子」成分說法介紹

1、劉一曼、曹定雲

同文亦指出「子」的身份:

H3卜辭中所祭先王以近祖為主,此中祖乙最多,近20版;祖甲有10餘版;祖辛、祖庚、祖丁、祖戊各1版。此中的祖甲應是沃甲(羌甲),這是因為H3卜辭以祭近祖為主,祖乙之前只祭上甲、大乙、大甲三人;祖乙以下武丁祖輩名「甲」者只要沃甲,故祖甲應是沃甲。此中的祖庚應是南庚,祖丁應是小乙之父祖丁。從祭奠出現的頻率看,H3卜辭中的「子」對祖乙、祖甲(羌甲)最為恭敬,對祖辛、祖丁、南庚卻很普通,被祭的祖戊不知為何人,有待学习。

2、趙誠

趙誠赞成劉一曼、曹定雲的說法,其指出:

劉、曹二氏據此推論:H3卜辭之占卜主體能够是沃甲(羌甲)之後代,「H3卜辭的歷史時代當屬於武丁」……能够說相當有事理。換一句話說,在武丁時期或之前,沃甲(羌甲)的後裔實力當相薄弱,羌甲被確認為是大示應與此有關,很能够也是在這一段時期。以是武丁和祖庚、祖甲時有卜辭記羌甲為大示。

3、劉源

劉源認為H3卜辭諸祖、諸妣與王室不屬统一系統,不可對應。

H3卜辭中最常見的祖乙、祖甲不會是王卜辭中的祖乙和羌甲。我們發現祭奠祖甲的時間普通要比祭奠祖乙早一日……

這有悖於商王祭奠的常規:若是祖甲是羌甲的話,祭奠祖乙應當在他之前。

又,H3卜辭諸祖的地位大抵不异:雖然祭奠祖乙和祖甲比别的諸祖頻繁,但祭奠祖辛、祖庚的規格並不低(用羌、牢,參看表2)。然揆諸王卜辭,六大示(上甲、大乙、大甲、大丁、大庚、大戊)、祖乙、時王之父等先王的祭奠規格相對較高。以是H3卜辭中諸祖不太能够是數代先王。

祖誤也無法與先王對應,也說諸祖實際上屬於一套差别於王室的祭奠系統。

諸妣也不宜與王室先妣间接對應。如妣癸就不會是中丁之配:已發表的H3卜辭中沒有祭奠中丁的記錄,卻有祭奠其配的記錄,不好解釋。

清算者把H3卜辭中的諸祖、諸妣與先王、先妣相對應,認為「子」是羌甲之後,就產生這樣一個問題:作為羌甲之後的「子」怎麼有權祭奠羌甲以後的先王與羌甲配妣庚以後的先妣呢?是以把H3卜辭的諸祖、諸妣歸為「子」本身單獨一套祭奠系統中比較合適。

拙作曾經引《合集》01823正指出「wps9698.tmp父壬」才是羌甲、南庚之後,即武丁卜辭中之「伯wps9699.tmp」、「師wps96A9.tmp」。《花東》290亦見「wps96AA.tmp」这人,子在壬辰日去祼祭「wps96AB.tmp」,在記錄中不稱「父wps96AC.tmp」,亦不稱「兄wps96AD.tmp」,可見子非羌甲、南庚之後明矣。即使子的地位高尚,亦可從這條卜辭中看到子與羌甲、南庚一系無關。子若與羌甲、南庚一系無關,那麼他去祼祭wps96AE.tmp,應該便是商王所指派的代办署理人,且年紀應該較輕,屬於武丁中早期以後的人物。

子的成分是今朝花東卜辭学习中最受重視的問題之一,今朝仍無定論。各家說法中,或有學者認為子即太子「孝己」,如楊升南認為子能够是武丁子輩,應該便是太子「孝己」。朱歧祥根據楊說推測花東甲骨中卜辭大批被削刮的狀況,能够是因為孝己死後其族勢衰,族人恐遭其余上位者猜忌招禍而為。徐義華、韓江蘇皆從楊說,别的,陳光宇認為單稱之「子」是商王室或其余家属與祭譜有關的世系长子,認為花東卜辭的子是武丁太子孝己。也有學者試圖尋找子能够對應為王卜辭中的人物,如李學勤認為子能够是朝中大臣,如「望乘」或「wps96AF.tmp」,姚萱認為子應為武丁親子,能够是「子wps96B0.tmp」。

面對這麼多的說法,確實讓人感应猜疑,事实「子」可否對應到王卜辭中的或人?起首要尋找王卜辭和花東卜辭是不是有配合的事务,這些配合的事务中如有子出現,那麼或許能在王卜辭中找到子在王卜辭中的别的一種人名稱呼,其身份也能够據此展開推測與判斷。這個方式在前引劉一曼、曹定雲文未然察覺到,比較了「子祝」出現的數量和别的已著錄的卜辭中出現「某祝」的數量。

劉一曼、曹定雲於〈殷墟花園莊東地甲骨卜辭選釋與开端学习〉中指出:

H3祭奠卜辭的别的一個顯著特徵是,常見「某祝」(即由或人進行祈禱),此中以「子」祝最多,記述「某祝」之辭在已著錄的卜辭中亦有發現,但數量未几,據《殷墟甲骨刻辭類纂》所錄,「王祝」的辭條有18條,屬第一期(普通認為屬武丁時期)的只要2條。「wps96B1.tmp祝」的辭條有8條,屬一期的僅1條。這次發表的23片H3甲骨卜辭,屬祭奠內容的16片,此中記「子祝」的4片11條卜辭,記「wps96B2.tmp祝」的有1片1條卜辭。

不過,其所依賴的《殷墟甲骨刻辭類纂》罅漏甚多,生怕還有些辭例须要好好檢索,若從這些遺漏的線索能够找到「子」對應在王卜辭中的或人,那麼對子的身份將會有很大的幫助。

花東卜辭中多見「子祝」的辭例,别的也常見同版有「wps96B3.tmp祝」,如:

庚寅:歲且(祖)□牝一,wps96B4.tmp祝。 一二

庚寅卜:wps96B5.tmp(惠)子祝。用。 一二 《花東》29

甲辰:歲且(祖)甲一牢,子祝。 一

乙巳:歲且(祖)乙一牢,wps96B7.tmp祝。 一 《花東》17

庚辰:歲匕(妣)庚小wps96B8.tmp,子祝。才(在)wps96CC.tmp。 一

甲申:歲且(祖)甲小wps96CD.tmpwps96CE.tmp鬯一,子祝。才(在)wps96CF.tmp。 一二

乙酉:歲且(祖)乙小wps96D0.tmpwps96D1.tmpwps96D2.tmp鬯一。 一二

乙酉:歲且(祖)乙小wps96D3.tmpwps96D4.tmpwps96D5.tmp鬯一。wps96D6.tmp祝。才(在)wps96D7.tmp。 二三四

《花東》291

甲申:歲且(祖)甲wps96D8.tmp一,wps96E4.tmp(惠)wps96E5.tmp祝。用。 一

甲申:歲且(祖)甲wps96E6.tmp一。 一 《花東》220

癸巳:歲匕(妣)癸一牢,wps96E7.tmp祝。 一二 《花東》280

「子」、「wps96E8.tmp」或以為同字,或以為異字,魏慈德曾認為「子祝」能够便是「wps96E9.tmp祝」,但由於證據不充实,不敢遽以認定,值得注重的是他提到王卜辭中「子汏」(《合》672正)、「婦好」(《合》2650)、「wps96EA.tmp」(《合》32671、《屯南》1154)都有「祝者」成分。韓江蘇也注重到卜辭中有其余祝者的問題,認為「wps96EB.tmp」是「子」的一種特别寫法,而「wps96EC.tmp」、「wps96ED.tmp」能夠「祝」說明他們在祭奠宗法之成分與地位與商王不异,認為「wps96EE.tmp」應當是太子之「子」的一種特别稱呼。

王卜辭中除王與婦好之外的祝者「wps96EF.tmp」與「wps96F0.tmp」都與王並列,相關辭比方下:

丙申貞:又(有)匚于父丁,wps96F1.tmp(惠)wps96F2.tmp祝。

wps96F3.tmp(惠)王祝。 《合》32671

wps96F4.tmp(惠)wps96F5.tmp祝。 《屯》1154

wps96F6.tmpwps9707.tmpwps9708.tmp。 《合》18361

wps9709.tmp卜:其又(有)歲于伊尹,wps970A.tmp(惠)wps970B.tmp祝。茲□ 《合》27653

wps970C.tmpwps970D.tmp祝。茲用。 《合》30633

庚子貞:其告壴于大乙六牛,wps970E.tmp(惠)wps970F.tmp祝。

wps9710.tmp(惠)王祝。 《合》32418+34444【周忠兵綴】

wps9711.tmp(惠)wps9712.tmp祝。 《合》33425

wps9713.tmp(惠)wps9714.tmp祝。 《屯》16

子也是能够「祝」的人物之一,若子亦見於王卜辭中,那麼很有能够是wps9715.tmpwps9716.tmp,而wps9727.tmp在花東卜辭中與子並列,顯然非统一人物,且wps9728.tmp與子字形迥異,亦非同字,是以子有能够是「wps9729.tmp」。「wps972A.tmp」这人在卜辭中多見於記事刻辭,相關討論已經很是多了。商王曾對这人表现關心,如:

貞:wps972B.tmp其ㄓ(有)wps972C.tmp(憂)。十一月。 《合》4796正

甲子卜,貞:wps972D.tmp吉。 《合》12937

貞:wps972E.tmpwps972F.tmp(延)ㄓ(有)疾。 《合》13737

乙巳卜,古貞:wps9730.tmpwps9731.tmpwps9741.tmp。 《合》13738

戊寅卜,wps9742.tmp貞:wps9743.tmp肩凡ㄓ(有)[疾]。 《合》13886

卜辭中亦常見这人的活動,如:

wps9744.tmpwps9745.tmpwps9746.tmp師般wps9747.tmp若。 《合》44

貞:翌辛卯wps9748.tmpwps9749.tmp雨夒,畀雨。 《合》63正

貞:隹叀wps974A.tmpwps974B.tmpwps974C.tmp 《合》4794

戊申wps974D.tmpwps974E.tmpwps975F.tmp 《合》4795

wps9760.tmp申卜王wps9761.tmpwps9762.tmpwps9763.tmpwps9764.tmp 《合》4797

wps9765.tmpwps9766.tmpwps9767.tmp商 《合》7822

貞:wps9768.tmp不以雨,三月。 《合》12540

貞:翌辛卯wps9769.tmpwps976A.tmpwps976B.tmp令。 《合》8398正

丁未卜,古貞:wps976C.tmp奏自夒。 《合》14379

庚午卜貞wps976D.tmp辛未wps976E.tmpwps976F.tmp岳有wps977F.tmp雨 《合》14483

wps9780.tmp翌辛wps9781.tmpwps9785.tmpwps9786.tmpwps9787.tmpwps9788.tmp 《合》14835      

wps9789.tmp貞:wps978A.tmp往告執于wps978B.tmp 《合》22593

丙申貞:有報于父丁,隹wps978C.tmp祝。 《合》33671

庚寅wps978D.tmpwps978E.tmpwps978F.tmpwps9790.tmp 《合》33780

□丑貞:wps9791.tmpwps9792.tmp(祼)告。 《合》34605

戊寅貞:王令wps9793.tmpwps97A1.tmp翌己卯步。 《屯》508

wps97A2.tmpwps97A3.tmp祝。 《屯》1154

这人參與多項主要的祭奠,並與「wps97A4.tmp」、「wps97A5.tmp」並列,可見这人地位之高,也合适花東子的地位。

魏慈德認為:

独一破例的是「wps97A6.tmp」,《合》32671「丙申貞:又報于父丁,叀wps97A7.tmp祝。叀王祝」、《合》32001「丁丑卜:惠wps97A8.tmpwps97A9.tmp禾于河,受禾」、《屯南》1154「叀wps97AA.tmp祝」等,這個「wps97AB.tmp」身份不明,也常出現在骨面記事刻辭中,如《合》35166「己巳wps97AC.tmpwps97AD.tmp肩三」、《屯南》3028「乙未wps97AE.tmp乞肩六自辛,wps97AF.tmp」,為負責供给王室卜龜的人物。我們從wps97B0.tmp可取代王祝這一點看來,wps97B1.tmp的处所當也不低。

但是wps97C2.tmp的時代明顯晚於花東,wps97C3.tmp之名也不見於花東卜辭中,加上花東甲骨記事刻辭從未見「wps97C4.tmp乞」的記載,是以「wps97C5.tmp」不會是「wps97C6.tmp」。而我們從王卜辭中祝者的身份來推論,在花東卜辭中能替子祝的人,不是子自己,便是子的親屬或地位很高的貴族。

方稚松則指出:

歷組骨面刻辭中wps97C7.tmpwps97C8.tmp的身份談起。上引沈师长教师文中指出這兩者的職能能够是「示者」或是「登錄者」(即「史官」),沈师长教师持「示者」之意見,我們更傾向於「史官」,這能够從以下幾方面論述。

對於王室所用卜骨,由牢固人員負責簽收、办理,类似於「史」的職務。從wps97C9.tmp簽收大批的龜甲卜骨來看,这人必當頻繁的入駐宮廷,與王室關係較為親密。又從wps97CA.tmp这人能够祼告、禱雨於夒與報于父丁,這些行為很顯然非王室成員不可,此正如上引魏說所言,不僅是地位很高的貴族,且與王室有血緣關係。

比對wps97CB.tmp與子的行事記錄,特別是「祝」這件事上,兩人仿佛有紧密亲密的關係,或能够便是统一人。上引魏說指出wps97CC.tmp不見於花東卜辭,本文認為很有能够子便是wps97CD.tmp自己,記錄者天然不會把族長之名冲犯似的直書於卜辭上。至於魏說的時代較晚,此也難以確證。拙作曾指出,wps97CE.tmp这人為wps97CF.tmp父壬之子,wps97D0.tmp父壬是武丁的父執輩,wps97D1.tmp雖與武丁同輩,然年紀較輕,保存年限能够略晚於武丁,而存活到祖庚一朝。

這個推論若何能建立呢?可見上引合44:「wps97D2.tmpwps97D3.tmpwps97D4.tmp師般、wps97D5.tmp,若。」師般是武丁早期的大將,能够看到wps97D6.tmpwps97E6.tmp與師般同見一版,那麼wps97E7.tmp應該在武丁早期就已經执政任官了,是以魏說以為wps97E8.tmp明顯晚於花東,是不太能够的。因為花東的年月約略便是武丁晚到祖庚,與wps97E9.tmp恰好附近。

結語

要推論商朝人物身份,最簡單的是見於文獻之先公、先王之名,其次是與之相配的先妣。商王、后之外的人物,若無官名,則须要參照該人物在卜辭中的行事記錄,能够從執行事務的貴賤,判斷這些人物的地位和與商王的關係。另外别的人物只能勾画其輪廓,難以確指其身份地位。

本文並非從此為「子便是wps97EA.tmp」下定論,而是嘗試從王卜辭與非王卜辭的對照中,找出子在王卜辭是不是有出現的蹤跡。從花東卜辭中,可見子與當時王室高級成員互動頻繁,此一主要且與王室親密之人物,王卜辭中不應不曾出現過。經過比對後,能够看到「wps97EB.tmp」的行跡與地位,應該和「子」是相符合的。

【文章下載】

请颁发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