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殷人的鼻祖─「夏戈」(契)

颁发于2010年-2月-10日  5条批评 

【作者】蔡哲茂(台灣中研院歷史語言学习所 学习員)

蔡哲茂:〈說殷人的鼻祖─「jgw_nao_ge」(契)〉,《高超传授百歲冥誕紀念學術研討會》,台北,政治大學中文系,2009年10月,335-352頁。

【說明】

本文底稿曾於國立政治大學主辦之「高超传授百歲冥誕紀念學術研討會」(台北:國立政治大學,2008年10月4-5日)宣讀。

【內容撮要】

卜辭中的「jgw_nao_ge」根據它的用法可分為兩種,一為動詞讀為「戛」字,其義文例多作攻擊之義,别的一為受燎祭及禱禾的對象,又經常與河、岳,及先公示壬名號並列,而又可作為「告jgw_mie_yin」的對象。由於它和「高夒」同見於一版,可知他並非高祖夒。由聲韻關係可知「戛」與「契」音近,說他是帝嚳之子,即「契」,也就比較可托。由出土的戰國文獻與傳世文獻比較可知契便是傳說中的少皞。若文獻上的帝嚳便是高祖夒的話,那麼高祖夒與契的關係很可以或许便是父子。由於卜辭上他和「夒」同樣在「又(右)宗」受祀,可見他們父子二人的地位一樣主要,他為殷人的鼻祖即文獻上的「契」,也便可以或许建立了。

【插圖選登(點擊缩小)】

蔡哲茂师长教师夒戌文圖二

蔡哲茂师长教师夒戌文圖七

【文章下載】

蔡哲茂〈說殷人的鼻祖─「夏戈」(契)〉.doc

【參考】

王震中《帝嚳并非商之鼻祖》

共 5 条批评 | 此刻就去批评


  • Google Chrome 5.0.317.2 Windows XP

    感謝蔡师长教师惠賜這篇高文。 😀 殷墟卜辭中的“高祖夒”和“夒戌”與《殷本紀》殷先公若何對應,一向是學者想解決的問題。蔡师长教师強調“夒”與“夒戌”並非统一人,且從音韻角度提出“夒戌”即“契”,但在殷墟卜辭中未見“夒戌”稱“高祖”,而有“高祖夒”,這樣的話,是不是把“夒”視為《殷本紀》中的“契”那有事理呢?别的《殷本紀》說舜命契為司徒,襲自《堯典》,這比戰國文獻稱“樂正質”更靠得住些,故有學者認為契作過舜的樂正,似可商议。


  • Internet Explorer 8.0 Windows XP

    卜辭上他和「夒」同樣在「又(右)宗」受祀,这点很主要。都是远祖,都很高。


    • Google Chrome 5.0.317.2 Windows XP

      @王甲金 你所說有事理,“王亥”在卜辭中也稱“高祖”,但在先公世系中,排在較後的地位,故不能簡單地看“夒戌”是不是稱“高祖”,來確定其在先公中排序。

      @王甲金


  • Internet Explorer 8.0 Windows XP

    这个字,不论是释作「夏戈」或是「夒戌」或是「戛」,在周公庙甲骨里也呈现过近似字形,李学勤释作「戛」。不过细心看了一下,应当不是本文所说的这个殷人鼻祖,而是夒或夔。周公庙的这个夔,李学勤以为是人名,其余几位学者以为是地名。见“现代文明”第五卷


  • Internet Explorer 8.0 Windows XP

    蔡博士这篇长短常主要的文章。确认卜辞里的“夒戈”即商鼻祖“契”后,将会激发一系列后续学习的冲破性停顿。我在拜读这篇高文后起头学习“夒”的相干字,不测获得不少主要收成。眼下正在撰写一篇由古笔墨视角阐发夏、周鼻祖名字的文章,但愿几天内可以或许脱稿向大师就教。

请颁发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