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《晉文公入于晉》的“豹旗”【付强】

颁发于2018年-4月-25日  0条批评 

【作者】付强

(上海三唐美術館)

《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》七中收錄了一篇《晉文公入於晉》,簡文首要敘述了晉文公結束亡命自秦返國後一系列治國理政,至於城濮之戰一戰而霸的工作。內容多可與《左傳》《國語》彼此印證[1]

特別是簡文中提到了多種多樣的旗幟,差别圖案的旗幟代表的含義差别,簡六:“為角龍之旗,師以戰。為交龍之旗,師以豫。為日月之旗,師以久。為熊旗医生出。為 旗士出。為蕘采之旗侵糧者出。”(釋文儘量用寬釋)

對於簡文中的 字,清算者隸定為䶂,讀為豹。注釋說熊豹對應《周禮·司常》:“熊虎為旗”[2]。我們認為此處的豹旗應該便是見於 方鼎裡面的 旗, 方鼎裡面的 字我們之前聯繫到甲骨文的“ ”字,認為其像鸕鷀之形,當釋為“鷧”。“鷧”便是鸕鷀,《爾雅•釋鳥》:“鶿,鷧。”郭璞《注》:“即鸕鷀也。[3]”現在看  與 字形更為靠近,以是周王賞賜給 的當為豹旗,再結合清華簡《晉文公入於晉》中關於豹旗的功效“為豹旗士出” 和金文中“冋黃”普通賞賜給師一級的高級貴族,如師奎父,司工,摆布師氏見於元年師事簋等,都是西周時期身份等級的象徵,令貴族們及其榮寵的工作,由此我們能够想見 的身份和地位能够是極高的武將。

  1. 馬楠:《<晉文公入于晉>述略》,《文物》2017年第3期。
  2. 李學勤主編,清華大學出土文獻学习與保護中间編:《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(柒)》,上海:中西書局,2017年,第102頁。
  3. 付強:《雝方鼎銘文考釋》,武漢大學簡帛網,http://www.bsm.org.cn/show_article.php?id=2758,2017年3月16日。

请颁发批评